華聲在線首頁 | 官方物流菜鳥

紅色汝城耀湘贛

2020-11-13 06:43:23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白培生 顏石敦 羅徽 朱光遠] [編輯:夏博]字體:【官方物流菜鳥】
湘贛紅,中國紅。11月14日,由官方物流菜鳥省政府與江西省政府共同主辦的2020中國紅色旅遊博覽會將在長沙開幕。這屆紅博會以“紅色土地·全面小康”為主題,同時設瀏陽市、汝城縣等6個分會場。汝城縣延壽瑤族鄉官亨瑤族村,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紅軍長征突破第二道封鎖線青石寨核心展示區裝扮一新,遊客往來不絕。據介紹,屆時汝城分會場活動在這裏舉行。

紅色汝城耀湘贛

——寫在2020中國紅色旅遊博覽會開幕前夕

位於沙洲民俗廣場的“半條被子”雕塑。

中央紅軍長征突破第二道封鎖線紀念碑(位於汝城縣延壽瑤族鄉官亨村)。

中央紅軍突破第二道封鎖線示意圖

欣欣向榮的汝城縣城一角。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汝城縣委宣傳部提供

位於沙洲的汝城紅色文化陳列室。安新志 攝

在汝城縣延壽瑤族鄉官亨村發現的紅軍借據。

(中共駐汝城湘南特別委員會舊址。)

白培生 顏石敦 羅 徽 朱光遠

湘贛邊,一片被英雄鮮血染紅的土地,一片被理想之光照耀的土地。

在這片土地上,寸土千滴紅軍血,一步一尊英雄軀。

在這片土地上,一草一木一忠魂,一山一石一豐碑。

湘贛紅,中國紅。11月14日,由官方物流菜鳥省政府與江西省政府共同主辦的2020中國紅色旅遊博覽會將在長沙開幕。這屆紅博會以“紅色土地·全面小康”為主題,同時設瀏陽市、汝城縣等6個分會場。

汝城縣延壽瑤族鄉官亨瑤族村,長征國家文化公園紅軍長征突破第二道封鎖線青石寨核心展示區裝扮一新,遊客往來不絕。據介紹,屆時汝城分會場活動在這裏舉行。

革命老區汝城,鐫刻了多少紅色印記啊!

1934年10月29日至11月13日,紅軍長征途經該縣,為阻擋紅軍向西轉移,國民黨在桂東—汝城—廣東仁化城口一帶設置了第二道封鎖線,沿途山高林密、碉堡密佈。紅軍途經該縣,短短16天時間,留下了“長征宣言書”“一張借據”“半條被子”“石壁山上天兵降”“青石寨阻擊戰”等動人故事,譜寫了一曲曲軍愛民、民擁軍、軍民齊心抗敵的讚歌。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一晃80多年過去了,英勇的汝城人民深入挖掘紅色資源,講好紅色故事,搞好紅色教育,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該縣黨員幹部與羣眾始終想在一起、幹在一起,堅決摘掉貧困帽。2018年底,汝城實現整縣脱貧,80個貧困村全部出列。至去年底,全縣累計脱貧18943户61773人,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19.81%下降至0.46%。

“一紙宣言”跟黨走

毛主席説:“長征是歷史記錄上的第一次,長征是宣言書,長征是宣傳隊,長征是播種機。”

在文明瑤族鄉沙洲瑤族村紅色旅遊景區“半條被子的温暖”專題陳列館一角,一張發黃的《出路在哪裏》(複印件)的長征宣言書引人注目。這張長征宣言書原件是在原郴縣一位姓黃的居民家發現的,後來他捐贈給了官方物流菜鳥省博物館。

讀了這則宣言書上面的文字,彷彿回到了80多年前的那段烽煙歲月。

“……我們窮人、我們工人、農民、兵士以及一切勞苦民眾,不要再受帝國主義國民黨豪紳地主資本家的剝削與壓迫,我們要大家團結起來,武裝起來,暴動起來,打倒帝國主義,推翻國民黨豪紳地主的統治,建立我們工農自己的軍隊,工農兵自己的政府,這種工農的軍隊就是紅軍,這種工農兵的政府就是蘇維埃政府。”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所主張的蘇維埃紅軍,就是你們的出路……”

“……堅決的為了你們自己的出路而鬥爭!不要懼怕賣國賊劊子手國民黨軍閥,不要懼怕豪紳地主資本家。他們那裏只有少數人,我們這裏有着千百萬的工農羣眾。我們還有我們自己的紅軍與蘇維埃政府的幫助,我們一定會勝利,我們一定要勝利,我們無論如何要勝利。”

“《出路在哪裏》是中央紅軍長征後發出的第一份公開宣言書。”汝城縣黨史研究員徐寶來介紹,“為得到當地羣眾支持,1934年11月7日,毛澤東、朱德分別以蘇維埃中央政府主席、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名義,在汝城小垣大山村起草,在文明司發佈《出路在哪裏》宣言書。”

此後,《出路在哪裏》宣言書在汝城延壽、嶺秀等地開始印刷、散發,一路跟隨紅軍貼到陝西,為紅軍贏得人民羣眾的廣泛擁護和支持作出了巨大貢獻,最終挫敗了國民黨統治集團及其他地方勢力企圖利用民族矛盾打擊紅軍的陰謀,取得了長征最後勝利。

《出路在哪裏》廣泛宣傳的史實,80多年後在文明瑤族鄉五一村得到印證。

2017年6月25日,徐寶來根據五一村村民朱龍山提供的線索,到該村拍攝紅軍張貼的紅軍宣傳單。這張殘缺不全的宣傳單,就是《出路在哪裏》,它被石灰粉刷的《毛主席語錄》覆蓋了三分之二,未粉刷部分斑駁陸離,字跡隱約可見。

徐寶來説,宣傳單貼在村民朱武昌房子的東北角,據63歲的村民朱雲保反映,他10多歲時就看見過這張宣傳單,左下角有毛澤東、朱德的署名。它的排印格式與官方物流菜鳥省博物館的那份《出路在哪裏》完全吻合。

《出路在哪裏》為長征沿途各族人民指明瞭方向,看到了出路和希望,大家紛紛支援紅軍,加入紅軍隊伍。

紅軍長征經過汝城18個鄉墟,翻越海拔1000米以上高山120餘座,歷經大小戰鬥20餘次,摧毀敵人碉堡100餘座,傷亡9700餘人。在羣眾鼎力支持下,紅軍勝利突破敵人第二道封鎖線。

“一紙宣言”跟黨走!徐寶來告訴我們,當時,全縣有數萬羣眾自願為紅軍做事,1000餘人主動參加紅軍。

“一張借據”民擁軍

11月12日,汝城縣延壽瑤族鄉官亨瑤族村擁軍廣場上,工作人員正在緊張有序地搭建舞台、架設燈光,為即將召開的2020中國紅色旅遊博覽會汝城分會場開幕式做準備。

廣場後方,是村民胡四德的舊居,也是1996年發現紅軍借據的地方。此時,胡四德的堂玄孫胡愛兵一邊擦拭灶台,一邊細細唸叨着。

“村支部書記説,節會當天肯定會有遊客問我這段故事,雖然聽家裏老人説過很多次,還是要多回憶一下,才能更準確的還原歷史。”胡愛兵説道。

灶台一旁的小洞,就是藏借據的地方。一張借據,裝在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盒裏,被深埋在此數十年。

“我先跟你們講講,也當是預習吧。1934年11月6日,紅軍長征先遣隊到達我們官亨村……”聽着胡愛兵的講述,我們的思緒被拉回到86年前。

當時,不明真相的當地瑤民因為害怕,紛紛趕着家畜,扛着稻穀躲進了山裏。

為了消除羣眾疑慮,紅軍在村宗祠、學校旁自扎草棚,並嚴令戰士不得在農户家借宿,更不得私拿農户的一錢一物。東躲西藏的瑤民這才發現,紅軍根本不是國民黨所宣傳的那樣,於是放心地回到瑤寨裏,並想方設法幫助這支英勇仁義之師。

“由於幾天沒有吃東西,一些紅軍戰士餓倒在地。村裏德高望重的胡四德見狀,當晚就招來族人商討如何幫助紅軍籌糧。”胡愛兵對爺爺們講過的故事記憶猶新,“在胡四德的帶領下,各家各户自發帶着糧食家禽紛紛趕來,全村一下子籌集了105擔稻穀、3頭生豬、12只雞,交到紅軍司務長葉祖令的手中。這在當時,相當於全村半年的口糧了。”

正當紅軍在延壽休整之際,敵人追了上來,三面夾擊紅軍。村民們自告奮勇,主動給紅軍帶路,做擔架抬傷兵、治療傷員,在村宗祠、涼亭生火取暖做飯。在瑤民的幫助下,紅軍血戰3天3夜後取得勝利,得以順利通過延壽。

胡愛兵一邊講述當年的故事,一邊帶着我們走進官亨村的胡氏宗祠,這座建於明朝永樂年間的祠堂,經歷着歷史的滄桑,也見證了民擁軍的感人故事。

紅軍準備向西轉移時,葉祖令在村宗祠旁找到胡四德,恭敬地行了個軍禮:“現在紅軍籌款非常困難,一時拿不出錢還清您的損失,報答您的大恩大德。我們實在欠您太多了!”他解開上衣軍扣,從左胸褡布里拿出土紙,在祠堂桌子上蘸筆寫了一張借據,並蓋上印章,然後鄭重交給胡四德,承諾革命勝利後一定兑現。

紅軍轉移後,胡四德就悄悄將借據藏了起來,直到去世也沒有拿出來。直到1996年,胡四德的孫子胡運海在老屋裏準備砌新灶時,才發現老灶台的內壁有一個鏽跡斑斑的鐵盒。鐵盒裏裝着的正是那張紅軍借據。

胡運海將此事層層上報,想要找到當時寫借據的葉祖令。然而,令人悲傷的是,時年28歲的葉祖令早已在長征中英勇犧牲。

1997年5月17日,當地政府按照現價折款,向胡運海兑現1.5萬元,兑現了葉祖令的承諾。隨後,胡運海將其中1萬餘元捐獻給村裏的學校。

如今,這張借據的複印件,存放在汝城縣文明瑤族鄉沙洲村“半條被子的温暖”專題陳列館。每當人們到來,講解員都會詳細講述借據背後這段感人的歷史,傳遞延壽瑤民與紅軍的珍貴情誼。

“半條被子”軍愛民

在沙洲村民俗廣場,冬日的暖陽照在“半條被子”的雕塑上,熠熠生輝。廣場周圍,是連接到村民家的青石小路。沿着小路,我們來到了半條被子的主人公徐解秀的舊居。

此時,82歲的朱中雄正坐在門檻上曬太陽。他是徐解秀的小兒子,每天都會來到這裏,掃掃灰塵蛛網,若是來了遊客,他就義務當導遊,介紹當年3位女紅軍住過的房間。

“媽媽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再見到3位女紅軍……”朱中雄回憶道,1934年11月6日,中央紅軍先頭部隊抵達文明司,紅軍衞生部、幹部團駐紮沙洲村。

不少村民見狀都躲到了山裏,當時34歲的徐解秀因為裹了小腳,又帶着剛滿一歲的兒子,沒能上山。3位女紅軍來到她家,跟她拉家常,宣傳紅軍是窮人的隊伍,叫老鄉們不要害怕,可以放心回到家裏。

徐解秀通過接觸發現,這次來的部隊確實和以往只會搶東西的國民黨軍隊不同,有些紅軍看見村民家門口有柴火就幫着劈柴,有些看見水桶裏沒有水了就去挑水。

屋外風雨交加,不少紅軍戰士都是在村民的屋檐下或者場院裏和衣而睡,衣服都濕透了。看到他們這麼艱苦,徐解秀就讓3名女紅軍住到了家裏,燒起熱水給她們洗腳、洗澡,煮飯給她們吃。

“因為家裏窮,當時我家的牀上只鋪了稻草和破棉絮。晚上,三名女紅軍就和我母親睡一張牀,蓋一條行軍被,而我父親就睡在門口的草垛上。”朱中雄説,白天,紅軍戰士們和徐解秀一起幹活,講進步道理,還幫她帶孩子,徐解秀則幫紅軍戰士們煮飯。

3位女紅軍在徐解秀家裏住了3天,正準備繼續向西轉移時,看到她家連一條像樣的被子都沒有,準備把被子留下來。徐解秀不忍心,也不敢要,推來推去,爭執不下。其中一名女紅軍就用剪刀將自己的行軍被剪開,將半條被子留給徐解秀。

女紅軍對徐解秀説:“以後解放了和平了我們還會到這來看你們,買牀新的被子給你們。”

朱中雄帶着我們走進3位女紅軍住過的房間,房間很簡陋,擺放着一張木板拼成的牀和一個衣櫃。“那3位女紅軍走後,我母親就沒有再動過這個房間,心裏一直在等着她們回來看看。”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幾十年。直到鄧穎超、蔡暢、康克清等15名參加過長征的女紅軍看到這個故事的報道後,在全國發起尋找3位女紅軍的活動,委託他人於1991年農曆臘月給徐解秀家人送去一條被子。遺憾的是那3位女紅軍一直沒有音信。

一條棉被,剪成兩半,見證着深厚的軍民魚水情。習近平總書記説:“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80多年前的長征路上,廣大人民羣眾的無條件支持是長征取得最終勝利的堅強後盾,80多年後的今天,只有加快建成全面小康社會,才能不負人民重託。

新時代汝城的廣大黨員幹部,矢志不渝、砥礪前行,深入開展“開門辦公”“日訪夜談”等活動,黨羣幹羣攜手同心,演繹着新時代的魚水深情,促進了脱貧攻堅,推動了鄉村振興。